主页 > P生活帮 >说对不起因为先行离开‧阿Ken否认非礼 >

说对不起因为先行离开‧阿Ken否认非礼

说对不起因为先行离开‧阿Ken否认非礼(吉隆坡21日讯)被控在“告别单身派对”上非礼本地主持人萧慧敏及友人丁奕澄(译音)的新加坡电台主持人“阿Ken”刘永健週五自辩时声称,事发当晚他醉倒在沙发上,突被妻子May子唤醒,后者编织理由指:“萧慧敏失恋,大家正在房内安慰她”而要求先行离开。他在离开时根本不知道非礼事件,而他临走前说的“对不起”,其实是为自己提早离开一事感到抱歉。自今年1月被裁决表罪成立后,事隔两个月,刘永健于週五第一次进行自辩。他强调,当时虽醉得不省人事,但可以肯定不曾非礼人,若当时知道被众女生指责涉嫌非礼,他一定会留在现场辩解,而非离开。他指出,事发当晚,众女生与他正在酒店玩“比手划脚”的游戏,他与妻子May子、龙纹敏及一名不相识的女生一组,输的人必须喝一杯酒,而他自觉自己是男生,加上龙纹敏不能喝酒,所以都儘量为自己的组员“顶酒”。他称,因为喝酒过量,他多次到主人房的厕所呕吐,之后再继续游戏。间中,他曾趟在床上休息,及在沙发上与萧慧敏聊天,对方曾向他提及感情问题。“后来,我再吐一次,之后感到很口渴,来到客厅时,还看到丁奕澄问我还好吗?要不要喝水。我忘了有没有喝水,又回到厕所吐了一次,之后就昏睡在马桶旁。”他说,他断断续续地吐了好几次,最后睡倒在主人房厕所外的地板上。醒来时,他发现床上没有人,走出走廊,依稀看见第三间房的灯是亮着的,他以为女生都在聊天,所以就走到客厅的沙发倒头就睡,直到May子唤醒他说要离开。刘永健指出,他曾问May子,其他人都在哪里,而May子则指萧慧敏因为失恋,正在哭泣,大家都在房内安慰她为理由,想先离开。“我要她留下安慰朋友,但她坚持要离开,我也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这是她编织的理由,其实是其他女生要我离开。”他重申,自己在离开时都不清楚发生了甚幺事,当时由Shin负责开门送他俩出去,临走前他说了一句对不起,其实是为自己提早走一事感到抱歉。读May子简讯才知被指非礼刘永健指出,他是回到May子在蕉赖的住家后,无意间看到龙纹敏传给May子的讯息,查问之下才知道自己被指非礼丁奕澄及萧慧敏。当时他感到非常惊讶,立刻用May子的电话打给龙纹敏,希望了解事情经过,但被龙氏拒绝。发现遭指责感惊讶“回到家后才发现,我新买的手錶遗留在酒店里,刚好May子的相机也遗留在那里,所以我要她传简讯给龙纹敏,代为保管。在传简讯后,May子就去洗澡,当看到龙纹敏有回覆,我即点阅却发现内容很不对劲!”他说,龙纹敏的回覆语带粗俗,意指不在意阿Ken怎样,她在意的是May子,要May子想清楚,要May子坚强之类。他称,他再三询问May子到底发生甚幺事,当May子转述女生的指责后,他感到惊讶,也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因此用了May子的电话联络龙纹敏,要求解释及了解事发经过,但后者拒绝与他谈电话。“她说只想跟May子讲电话,两人讲了约半小时后,May子说,女生们要她与我分开睡,甚至要求我们取消婚礼。”刘永健指出,May子当时没有哭,但一脸无助。他向妻子再三强调自己的清白,要妻子自行想清楚要怎幺做,之后就把妻子留在房间。称即使没犯错为了妻子拍掌掴短片刘永健指出,May子在事发后,无心工作且感到压力,龙纹敏等人一直说服May子与他分手及取消婚礼,而May子则希望可以做些甚幺来挽回彼此的友谊,他不想看见May子在婚前两个月仍郁郁寡欢,最后只好答应向丁奕澄道歉及拍摄掌掴短片。“我其实不想道歉,因为道歉就说明我真的做了这件事,可是我不想看到May子难过,如果做些甚甚幺可以让大家好过一点,为了May子的友谊,即使没有做错,我也只好认错。”他说,他与May子在7月24日传了一封中文书写的道歉短信给丁奕澄,但对方没有回应。想起龙纹敏曾生气地向May子指责说后悔没有掌掴他,他只好再配合May子拍摄一辑被掌掴的短片向大家赔不是。“萧慧敏在7月25日联络May子,指丁奕澄已经报案了!我不想自己被当作是犯人,所以主动从新加坡飞往吉隆坡,再到警局协助查案官哈斯妮娜调查。”免父母操心曾想直接认罪刘永健声称,查案官曾建议他与原告庭外和解,或直接认罪。“查案官说,这种事很常见,一般都是赔偿,所以要我们试着与原告庭外和解,或直接认罪。因为考虑到婚礼在两个月后,也不想让双方的父母操心,我确实曾打算直接认罪。”他透露,他后来向律师了解情况后,新加坡及本地的律师都指控状的刑罚很严重,除了罚款还包括坐牢及鞭笞,所以他决定捍卫自己的清白。推事较后择定5月19及20日续审,改由主控官盘问。‧2014.03.2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