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一生活 >玄幻是神奇太过夸壮的 >

玄幻是神奇太过夸壮的

玄幻是神奇太过夸壮的

  说黄易是玄幻小说(包含同属一脉、可说系出玄幻的修真小说、穿越小说、仙侠小说)的开派祖师爷,大概不是什幺过度夸张的说法。玄幻不是黄易的,毕竟继承者群起,各有各的演绎;但黄易确实是玄幻的,而且是他领起了此一方兴未艾风骚、至今仍旧在市场上佔有一席畅销位置的幻想系统新血脉。《迷失的永恆》标誌玄幻小说名义出版的1991,应可视为玄幻元年。

  在幻想小说的系谱,玄幻和奇幻确实有点难以辨识(科幻主要是必须融入科学或科技因此较好隔离开来,至于魔幻更靠近现实/现实文学,倒不属于幻想领域),尤其随着两类型发展多年,更有相互交融、影响的态势,也就愈发不好区隔开来。不过,还是可以根据初始、现有的一些基础成分进行比对、理解与分别,譬如对神奇以及神话的操作与应用──

  大致来说,玄幻带着东方玄学性质,灵异与神祕学成分极高,奇幻则是西方神话(含括史诗、希腊悲剧)的演进、变形与改造。而神奇的事物(包含世界观、生物与战斗技术等)在玄幻、奇幻场域都不乏所见,但玄幻通常人物都活在一个神奇得过度普遍的状态(比如《星际浪子》、《封神记》都直接把人拉进宇宙的层级,让方舟、伏禹都拥有足以毁天灭地或创造生命的超级能量,他们的敌人也都一个个拥有同样甚至更可怕的终极神级性能),于是乎玄幻文本的神奇事物皆有一种随想性,往往产生天马行空得不知伊于胡底的效果。但在奇幻里,神奇的事物是有限制的,即使是奇幻市场宠儿布兰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的《迷雾之子》加入「保存」与「毁灭」两个非人形化、拥有足以改造世界的神格力量(以及整合两种神能的藏金术师)也都还有极端惨烈的现实感,其战斗技术(镕金术、藏金术、血金术)常常大费周章制订鲜明严格的法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拆解掉的,要有所突破就得付出相应对的机缘与锤鍊(反应在文本上就得需要颇长的篇幅进行描述其思维与进化),不同于有时候简简单单就能予以破格、跳脱的玄幻小说。

  是以,玄幻难免有点唯心唯我的色彩,其神奇的事物俨然随随便便俯拾即是,好像普天之下没有平庸。而奇幻则是把神奇认真地当成现实的一回事经营,了解神奇也拥有破绽、也存在庸俗的层次。更简单点来说,玄幻的神奇并不需要具备现实感,且更想远远地甩脱现实,往往指向着乾乾净净的喜剧结局;而奇幻大致来说则企图让现实性充实在神奇之中,也就是说,神奇是另一种现实,依然有主要人物不但会失恋会受骗重伤甚至还会死亡的受限感浮现,即便最后有愉快的收尾,但仍旧少不了沉重的负荷、重大牺牲与悲剧气氛(所以《迷雾之子》贯穿三部曲的男女主角最后都死了)──这一点与奇幻的起源除取经童话、冒险小说外,还少不了史诗与希腊悲剧,约莫也有一定程度的关係吧。当然以上这些玄幻、奇幻的差异都是比较而来的,而且只是通则上的讨论,相信必然有特例,两者的混同亦正在上演中。

  黄易曾在一篇短文写道:「巫术并非只是迷信,它是人类变为神的试探。」直接把玄幻放进去看,亦无不可。亦即,玄幻是人变为神的试探,但其漫无边际的想像已经不再与人认识自我、世界以及宇宙相关,几乎完全是一种想像力游戏,于是,玄幻自然是神奇得太过夸壮的,但也因此,玄幻也就更有着娱乐性,更能够在强调综艺价值的此一年代里製造推动着蔚为新类型小说的风潮。

上一篇: 下一篇: